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奇幻 > 神醫歸來(lái)秦風(fēng)

>

神醫歸來(lái)秦風(fēng)

天榜狀元作者 著(zhù)

奇幻連載

都市逆襲類(lèi)型的小說(shuō)《神醫歸來(lái)》已經(jīng)在本站上架了,小說(shuō)的作者是“天榜狀元”,故事以講述秦風(fēng)、周清雅之間的故事為主,本書(shū)正在熱更中,歡迎閱讀,小說(shuō)簡(jiǎn)介:當初,秦風(fēng)只是一個(gè)普通人,如果沒(méi)有那件事情發(fā)生現在的他估計已經(jīng)是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的大學(xué)生了,但是在高考之后,他被人綁架還被扔進(jìn)了大海。不過(guò)他并沒(méi)有死亡,而是陰差陽(yáng)錯走上了修行的道路。多年之后,秦風(fēng)終于重回都市,這一次他只想做兩件事,一件事就是找到當年害他的人報仇雪恨,另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一直幫助他的鄰家姐姐報恩。...

來(lái)源:黑巖網(wǎng)   主角:秦風(fēng),周清雅   0.6萬(wàn)字 更新:2021-11-22 15:16:03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都市逆襲類(lèi)型的小說(shuō)《神醫歸來(lái)》已經(jīng)在本站上架了,小說(shuō)的作者是“天榜狀元”,故事以講述秦風(fēng)、周清雅之間的故事為主,本書(shū)正在熱更中,歡迎閱讀,小說(shuō)簡(jiǎn)介:當初,秦風(fēng)只是一個(gè)普通人,如果沒(méi)有那件事情發(fā)生現在的他估計已經(jīng)是無(wú)憂(yōu)無(wú)慮的大學(xué)生了,但是在高考之后,他被人綁架還被扔進(jìn)了大海。不過(guò)他并沒(méi)有死亡,而是陰差陽(yáng)錯走上了修行的道路。多年之后,秦風(fēng)終于重回都市,這一次他只想做兩件事,一件事就是找到當年害他的人報仇雪恨,另一件事情就是找到一直幫助他的鄰家姐姐報恩。

《神醫歸來(lái)》節選試讀

“畜生,你當死!”

秦風(fēng)大喝一聲,像是一頭豹子猛沖過(guò)去。

肥碩男子剛一回頭,還沒(méi)做出反應就被秦風(fēng)薅住了脖頸,像丟垃圾一樣扔到了一邊。

楊雪薇大口喘著(zhù)粗氣,緊繃的身心如釋負重。

秦風(fēng)深情款款的看著(zhù)楊雪薇,越看越是心疼。

他的雪薇姐比五年前消瘦太多太多,簡(jiǎn)直是枯瘦如柴,一看就是極其的缺乏營(yíng)養。

“謝謝,謝謝你救了我……”楊雪薇抬頭向秦風(fēng)道謝。

但是看到秦風(fēng)的模樣,她的身體猛的一顫,瞳孔莫名放大,嘴唇哆嗦著(zhù)……

楊雪薇整個(gè)人顯得十分害怕,像是看到了鬼一樣。

“媽媽?zhuān)@個(gè)叔叔說(shuō)他叫秦風(fēng),跟你是鄰居,你認識他嗎?”秦楊撲到媽媽?xiě)牙?,轉頭指著(zhù)秦風(fēng)對媽媽說(shuō)道。

“雪薇姐,我是小風(fēng),我回來(lái)了!”秦風(fēng)紅著(zhù)眼睛上前。

豈料,楊雪薇卻忽然間猛烈的搖著(zhù)頭。

她用十分堅定的語(yǔ)氣說(shuō)道:“這不可能,我認識的秦風(fēng)五年前就死了,是我親自給他收的尸,請你不要冒充死者!”

說(shuō)完,不再理會(huì )滿(mǎn)臉問(wèn)號的秦風(fēng),她抱起來(lái)女兒就朝外面走去。

“草,敢打老子,你們誰(shuí)都別想走!”

這時(shí),地上的男子爬了起來(lái),肥碩的身軀擋住了楊雪薇的去路。

“吳大川,你……你還要怎樣?明明是你先欺負我的!”

楊雪薇顯然很畏懼對方,弱兮兮的說(shuō)了一句,不由得朝后退縮。

“雪薇姐別怕,有我在呢!”秦風(fēng)快走幾步,擋在了楊雪薇母女面前。

一句簡(jiǎn)單的話(huà)和一個(gè)背影,既溫暖又熟悉,讓楊雪薇有些愣神。

她認識的那個(gè)秦風(fēng),曾經(jīng)也是這樣保護她。

難道他沒(méi)死,就是眼前這個(gè)男子?

可是墓地里埋下的尸首又是誰(shuí)的?

想到這,楊雪薇只能搖頭苦笑。

自己是產(chǎn)生幻覺(jué)了吧,他和秦風(fēng)只是長(cháng)得像而已!

“馬的,你裝什么筆!剛才要不是你偷襲老子,躺地上的一定是你!”

吳大川對秦風(fēng)逞英雄的樣子十分不爽。

他覬覦楊雪薇的美色,好不容易逮到這次下手的機會(huì ),結果被秦風(fēng)攪了局。

“你也不出去打聽(tīng)打聽(tīng)我吳大川在道上的名號,老子出來(lái)砍人的時(shí)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里撒尿和泥巴呢!”

“識相的立刻給老子跪下道歉,然后讓楊雪薇陪我一晚上,不然我打電話(huà)叫人砍死你。”

吳大川兇神惡煞的說(shuō)著(zhù),表現出一副社會(huì )大哥的狠戾樣子。

秦風(fēng)神色淡然道:“如果我說(shuō)不呢?”

“那老子就打到你跪下道歉為止!”吳大川面目猙獰的砸出了沙包大的拳頭。

“小心……”楊雪薇急忙提醒秦風(fēng)。

在她眼里,吳大川一米八多、兩百多斤的大體格子。

而秦風(fēng)不僅身高略矮于吳大川,身材也不算偉岸。

對方這一拳下去,肯定是會(huì )把秦風(fēng)打壞的。

可是楊雪薇根本不知,秦風(fēng)這不算偉岸的身材,卻抵得過(guò)千軍萬(wàn)馬!

“沒(méi)錯,打到你跪下道歉為止,這正是我想對你說(shuō)的話(huà)。”

秦風(fēng)淡淡說(shuō)著(zhù),僅是輕松一抬手就攥住了吳大川的手腕,順便還不忘回頭給楊雪薇一個(gè)安心的眼神。

吳大川手腕被擒,不甘心的奮力掙脫,卻感覺(jué)被一把火鉗子給鉗住了,疼的他嗷嗷大叫。

秦風(fēng)稍稍側身,指著(zhù)楊雪薇對吳大川說(shuō)道:“立刻跪下向她道歉!”

“你給老子松開(kāi)!不然姓楊的在我這試藥的錢(qián)一分都沒(méi)有。”吳大川很狂,不僅拒絕道歉,還拿楊雪薇試藥的錢(qián)作要挾。

試藥?

秦風(fēng)眉頭一皺。

他深諳醫術(shù),自然知道試藥的風(fēng)險有多大。

那些藥劑僅僅是剛研發(fā)出來(lái),存在很多未知的危險,完全是拿活人當小白鼠來(lái)實(shí)驗。

試藥者就算短期內沒(méi)有什么不適,可試藥次數多了,身體會(huì )不斷透支,五臟六腑遭到嚴重損害,乃至付出生命的代價(jià)。

對此,秦風(fēng)不免郁氣橫生,當場(chǎng)怒喝道:“我雪薇姐拿命換來(lái)的錢(qián)你也敢私吞,那你這胳膊就廢了吧!”

“別,你傷了他……”

楊雪薇出言阻攔,卻被一道瘆人的咔擦斷骨聲,嚇的把話(huà)吞回了肚子里。

她是擔心秦風(fēng)傷到吳大川遭來(lái)報復。

姓吳的在這一片很有勢力,百十號兄弟跟著(zhù)他,很多人都怕他們。

“雪薇姐是不讓我廢他胳膊嗎?你是擔心錢(qián)要不回來(lái)吧!沒(méi)事,我再給他接上就是!”秦風(fēng)沖楊雪薇笑著(zhù)說(shuō)道。

在吳大川殺豬一般的慘叫中,秦風(fēng)拿起他的胳膊像擼貓一樣擼了擼,掌心之中泛起常人肉眼看不到的氤氳,絲絲縷縷的侵入了傷口,讓吳大川斷掉的胳膊開(kāi)始愈合。

痛楚逐漸減輕,吳大川的表情從痛楚到舒適,舒適到震驚,最后是恐怖,乃至無(wú)限恐怖……

不吃藥不打針,他斷掉的胳膊竟然在這么短的時(shí)間內,神奇般的在愈合?

若不是親眼所見(jiàn),他豈會(huì )相信!

楊雪薇更是驚得目瞪口呆。

徒手就能給人治療骨折?

這是什么瘋狂而神奇的操作?

可是,更瘋狂的操作又來(lái)了。

“哎呀,我怎么給你把胳膊接上了呢?”

“你不僅沒(méi)有跪下道歉,還要私吞我雪薇姐試藥的錢(qián),這可不行……”

話(huà)說(shuō)到這,秦風(fēng)的話(huà)鋒陡的一轉:“你這畜生差點(diǎn)玷污了我雪薇姐的清白,這個(gè)罪名不可饒恕,我必須斷你一條胳膊。”

“你給我記住了,再有下次,我廢你第三條腿!”

言罷,秦風(fēng)一把攥住了吳大川的胳膊,恰巧就是正在愈合的這條。

又是一記清脆的斷骨之聲,吳大川疼的五官擠在一起,臉色蒼白如雪,不住的在地上打滾嚎叫。

一條胳膊連續斷裂兩次,可以想象到其中的痛楚該有多大。

吳大川終于知道自己遇到狠人了!

“我最后再問(wèn)你一遍,道不道歉?”秦風(fēng)背著(zhù)手厲聲喝問(wèn)道。

“我道歉,我道歉……”

吳大川終于服軟,他隱忍著(zhù)極大的痛楚跪了下來(lái),當當當磕起了響頭。

“楊姐,楊奶奶……對不起,我錯了,我真的知道錯了。”

“您試藥的錢(qián)都在我老板那里放著(zhù),我回頭就去給您要,您看行嗎?”

吳大川磕頭如搗蒜,再沒(méi)了之前的囂張氣焰。

“你……你真的會(huì )給我錢(qián)?”

楊雪薇有些不敢相信的問(wèn)吳大川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奇幻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