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前妻太颯渣總連連跪下

>

前妻太颯渣總連連跪下

神經(jīng)西西作者 著(zhù)

言情連載

天真的葉知鳶暗戀了傅竟琰三年,在她嫁給傅少的那一刻,自己竟然以為嫁給了愛(ài)情。殊不知,那是引誘他進(jìn)入地獄的幸福表象。在婚后,一場(chǎng)意外,自己變得眾叛親離,甚至連自己的丈夫都不相信自己。葉知鳶被拋棄后,只想要離開(kāi)傅竟琰就好,可現實(shí)連這個(gè)簡(jiǎn)單的愿望都不能滿(mǎn)足……...

來(lái)源:星空文學(xué)   主角:葉知鳶,傅竟琰   10.2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4 16:04:49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作者“神經(jīng)西西”大大所著(zhù)的古風(fēng)小說(shuō)《前妻太颯渣總連連跪下》,最近在網(wǎng)絡(luò )上的點(diǎn)擊率很高,小說(shuō)中的男女主角分別是葉知鳶、傅竟琰!小說(shuō)故事梗概:天真的葉知鳶暗戀了傅竟琰三年,在她嫁給傅少的那一刻,自己竟然以為嫁給了愛(ài)情。殊不知,那是引誘他進(jìn)入地獄的幸福表象。在婚后,一場(chǎng)意外,自己變得眾叛親離,甚至連自己的丈夫都不相信自己。葉知鳶被拋棄后,只想要離開(kāi)傅竟琰就好,可現實(shí)連這個(gè)簡(jiǎn)單的愿望都不能滿(mǎn)足……

《前妻太颯渣總連連跪下》內容節選

葉凝裹著(zhù)貴重的裘皮,挎著(zhù)全球限量的愛(ài)馬仕包包,一臉得意地站在葉知鳶面前。

知道她肯定沒(méi)有好話(huà),葉知鳶別過(guò)頭去,不想理她。

但是葉凝卻不依不饒起來(lái):“原來(lái)是傅家少奶奶!哦不,姐姐,現在,你已經(jīng)不是少奶奶了,你是個(gè)……殺人犯!”

“滾開(kāi)……”葉知鳶艱難地說(shuō)出這句話(huà),她一點(diǎn)都不想聽(tīng)見(jiàn)葉凝的聲音。

母親過(guò)世后不到半年,葉凝就跟著(zhù)她母親邢嶠堂而皇之地住進(jìn)了葉家,從此以后,她被寵成了葉家唯一的小公主。

葉凝姓葉,只比自己小兩歲,不用想也知道她是父親的私生女!

呵呵,一個(gè)鳩占鵲巢的私生女,就這樣把她和妹妹踩在腳下!

忽然葉凝湊近了葉知鳶,低聲道:“姐姐,我猜,你這么做,多半是想要去跟你的死鬼媽團聚了吧!你還真是給她長(cháng)臉呢!”

“你說(shuō)什么?!”葉知鳶瞪著(zhù)葉凝,母親是她的命門(mén),一戳就痛不欲生。

“我說(shuō),你媽是個(gè)賤貨,生出來(lái)了一對賤貨,你們早就該死!為什么現在你們還都活著(zhù)?”葉凝畫(huà)著(zhù)精致妝容的小臉貼近葉知鳶,表情有些扭曲。

“葉凝!你……”葉知鳶氣得想要將她推開(kāi)。

“啊……”葉凝突然就勢摔倒在地,夸張地大喊起來(lái)。

叫聲驚動(dòng)了屋里的人,袁美琴打開(kāi)門(mén),就看見(jiàn)葉凝坐在雪里,淚眼婆娑地對葉知鳶說(shuō):“姐姐,我知道你現在這樣很苦,但是,做錯了事情總是要付出代價(jià)的!竟琰哥和伯母有多心痛你知道嗎?”

一句話(huà)正中袁美琴的心坎上,袁美琴連忙關(guān)切地問(wèn):“小凝,你沒(méi)事吧?”走過(guò)葉知鳶身邊的時(shí)候,袁美琴還狠狠地踢了葉知鳶一腳。

“你這瘋狗!居然還敢推小凝?”袁美琴扶起葉凝,對著(zhù)葉知鳶惡狠狠地說(shuō)著(zhù)。

“我沒(méi)推她!是她自己摔的!”葉知鳶委屈極了,終于出聲為自己辯解。

傅竟琰冷冷開(kāi)口,竟是在回答葉凝剛剛的問(wèn)題:“她當然不知道,她根本沒(méi)有良心,又怎么能體會(huì )到別人的心情?葉知鳶,你不僅要害死我弟弟,連你自己的親妹妹也要下狠手,是么?”說(shuō)完,再次狠狠地甩了葉知鳶一個(gè)響亮的耳光:“你今晚就在這里跪著(zhù)吧。”

聽(tīng)著(zhù)傅竟琰的警告,葉知鳶知道掙扎也沒(méi)有什么用,只能乖乖回去跪好。

葉凝在袁美琴和傅竟琰的攙扶下,一瘸一拐地走進(jìn)屋里。

身后跪在雪里的葉知鳶,清晰地看到了葉凝的手正搭在傅竟琰的腰上。

抬起頭,葉知鳶看到了葉凝轉過(guò)頭來(lái),沖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

屋內燈火通明,溫暖如春,跟葉知鳶隔絕成兩個(gè)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跪的太久,太累了也太冷了,葉知鳶終于支撐不住,摔倒在雪里。

她的四肢幾乎都要凍僵了。

午夜的鐘聲響起,二樓臥室的燈光也暗了下去。

葉知鳶費勁地從地上爬起來(lái),手上的傷口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潰爛,而她只能忍著(zhù)劇痛去拖自己的行李箱。

已經(jīng)過(guò)了零點(diǎn),應該就不算是“今晚”了吧,所有的人都休息了,沒(méi)有人會(huì )在意她這個(gè)孤單的“罪人”。

葉知鳶用盡全身的力氣,才將行李箱拖起來(lái),她的手已經(jīng)凍得抓不住任何東西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