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余生與愛(ài)共沉淪

>

余生與愛(ài)共沉淪

時(shí)諳作者 著(zhù)

言情連載

在七年前,江暖的依靠是一個(gè)溫柔至極的男人,可在七年后,自己才認清了那個(gè)男人的全貌。新婚之夜原本應該是新郎和新娘最快樂(lè )的時(shí)光,可新郎卻將自己的新娘親手送給了別的男人……江暖崩潰,憤怒,無(wú)助了,她不知道該怎么辦。直到陸言商的出現,成為了她一生的港灣!...

來(lái)源:掌文   主角:江暖,陸言商   4.8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6 11:05:09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知名作家“時(shí)諳”創(chuàng )作的現代言情小說(shuō)《余生與愛(ài)共沉淪》,本文所講述的男女主角分別是江暖、陸言商,本文正在連載中,更多無(wú)刪節精彩內容,歡迎閱讀!小說(shuō)主要講述的是:在七年前,江暖的依靠是一個(gè)溫柔至極的男人,可在七年后,自己才認清了那個(gè)男人的全貌。新婚之夜原本應該是新郎和新娘最快樂(lè )的時(shí)光,可新郎卻將自己的新娘親手送給了別的男人……江暖崩潰,憤怒,無(wú)助了,她不知道該怎么辦。直到陸言商的出現,成為了她一生的港灣!

《余生與愛(ài)共沉淪》內容節選

德育中學(xué)門(mén)口。

江慕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姐姐,江暖的臉清秀卻不寡淡,站在人群中十分扎眼,但……她似乎比前天瘦了,額頭還受傷了?

江慕有些擔心,連忙跑過(guò)去,問(wèn)道:"姐,你的頭怎么了?

江暖摸了摸自己的傷口,是昨晚尹雙雙推她的時(shí)候撞傷的。

姐姐昨天不小心撞到門(mén)了。"她說(shuō)。

江慕十分心疼,嘟囔著(zhù):"姐夫怎么不看著(zhù)你點(diǎn)兒。

江暖想到顧齊銘甚至連問(wèn)都沒(méi)問(wèn)她頭上的傷,心里不免苦笑,但臉上卻笑嘻嘻的,嬌聲說(shuō):"你姐夫已經(jīng)很看著(zhù)我了,是我自己不小心。好了,不說(shuō)這個(gè)了,姐姐先帶你去吃午飯,下午還要上課呢。

江慕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他平常住校,周六周日也很少回去,因為不喜歡住在顧齊銘家里,江暖也不勉強他,因此時(shí)常趁著(zhù)中午來(lái)看他。

兩人來(lái)到餐廳,江暖點(diǎn)了很多江慕愛(ài)吃的菜,雖然臉上總是笑著(zhù),可江慕卻察覺(jué)到異樣,小心問(wèn)她:"姐,是不是發(fā)生什么事了?是不是姐夫對你不好?

江暖愣了一下,別開(kāi)弟弟熾熱的目光,輕聲說(shuō):"怎么會(huì )呢,你別瞎想,快吃飯。

姐,如果不是我,你是不是就不會(huì )嫁給他了,當年如果沒(méi)有我,你可以不用靠任何人養活自己,都是為了我……"江慕低下頭,這是深埋在他心里的刺,如果江暖今天過(guò)得不好,就都是他的錯。

胡說(shuō)什么呢!"江暖責斥他,"就算我跟你姐夫有矛盾,這和你有什么關(guān)系?而且……我和你姐夫是真心相愛(ài)的。

你不是。"江慕之前不懂,可是隨著(zhù)自己慢慢長(cháng)大,他開(kāi)始明白,沒(méi)有人能容忍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愛(ài)人,顧齊銘的作風(fēng)他知道,他姐姐也知道,可姐姐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這說(shuō)明她根本就不愛(ài)顧齊銘,或者說(shuō),不夠愛(ài)。

小小年紀,你知道什么?"江暖被他一本正經(jīng)的語(yǔ)氣逗笑了,摸了摸他的腦袋,催促道,"快吃飯,菜都涼了,吃完飯,我就送你回學(xué)校讀書(shū)。

江慕不再多說(shuō)什么,只是悶頭吃飯,這個(gè)年紀的男孩子正在長(cháng)身體,所以江慕吃得尤其多,江暖特別高興。

和弟弟相處的時(shí)光總是舒心又短暫,她把人送到學(xué)校門(mén)口,直到小小的人影消失在視線(xiàn)里,這才轉身離開(kāi)。

猶豫過(guò)后,她還是咬牙去了陸氏。

陸氏的總裁專(zhuān)用梯正在下降,隨后走出一個(gè)女人,尹雙雙戴著(zhù)多邊墨鏡,一身時(shí)尚名品,在前臺小姑娘羨慕的眼神中,驕傲離開(kāi)。

江暖在后一秒抵達。

總裁辦公室。

陸言商吩咐秘書(shū)泡一杯咖啡給他,這是他的習慣,下午兩點(diǎn)的時(shí)候,要喝一杯咖啡??Х纫?jiàn)底,手頭的部分工作結束,他這才去會(huì )客廳見(jiàn)江暖。

江暖局促地坐在沙發(fā)上,緊張導致她手心出汗,見(jiàn)陸言商開(kāi)門(mén)進(jìn)來(lái),她下意識站起來(lái),隨后又懊惱自己未免太膽小,又坐下。

陸言商見(jiàn)狀不由得一笑,線(xiàn)條硬朗的五官瞬間弱化,居然十分像少年。

江暖愣了愣,很快就恢復正常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