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替嫁嬌妻靳總夫人跑路了

>

替嫁嬌妻靳總夫人跑路了

萬(wàn)生生作者 著(zhù)

言情連載

沈柒說(shuō),三歲那年,她先后經(jīng)歷了,母親死亡,被父親送回老家,父親帶著(zhù)出軌后的三個(gè)女兒霸占了母親的家產(chǎn)。幼小的她或許不明白死亡的含義。但她隱約的明白了,父親不要自己了,也無(wú)法再見(jiàn)到母親了……成年后,自己與靳長(cháng)白原本是為交易的婚姻,卻沒(méi)想到靳長(cháng)白將自己寵上了天!...

來(lái)源:萬(wàn)讀   主角:沈柒月,靳長(cháng)白   0.8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4 16:35:57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女頻人氣小說(shuō)家“萬(wàn)生生”的文筆不俗,原創(chuàng )的現代都市小說(shuō)《替嫁嬌妻靳總夫人跑路了》正式上架了,本文主角為沈柒月和靳長(cháng)白。小說(shuō)簡(jiǎn)介:沈柒說(shuō),三歲那年,她先后經(jīng)歷了,母親死亡,被父親送回老家,父親帶著(zhù)出軌后的三個(gè)女兒霸占了母親的家產(chǎn)。幼小的她或許不明白死亡的含義。但她隱約的明白了,父親不要自己了,也無(wú)法再見(jiàn)到母親了……成年后,自己與靳長(cháng)白原本是為交易的婚姻,卻沒(méi)想到靳長(cháng)白將自己寵上了天!

《替嫁嬌妻靳總夫人跑路了》內容節選

秦海覺(jué)得自己像個(gè)局外人,沒(méi)了手機又沒(méi)有制服靳長(cháng)白的能力,沈柒月這頭還咬死了不肯走。

一個(gè)手無(wú)縛雞之力的女人,就算想要為靳長(cháng)白留什么好印象,也要看清楚場(chǎng)合才是啊。

秦?;叵雱偛诺膱?chǎng)景,覺(jué)得如果今天夫人被磕到碰到一下,那明天去后院喂狗的工作可能就要落在他的頭上。

護著(zhù)沈柒月向后撤了一步,又對她說(shuō)到:“夫人,您趕緊離開(kāi)吧,白爺這狀況若是傷到你……”

秦海也是好意,沈柒月卻看起來(lái)并不領(lǐng)情,還沒(méi)等他回過(guò)神來(lái)就已經(jīng)從他的身側滑了出去,秦海根本沒(méi)來(lái)得及攔住她。

靈巧的就像一條魚(yú)。

靳長(cháng)白的身手是非常好的,尤其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,敏銳度已經(jīng)上升到了一個(gè)空前的高度,秦海已經(jīng)做好了捂住眼睛的準備了。

然而,沈柒月卻并沒(méi)有被靳長(cháng)白拍出去,只見(jiàn)她迅速的拆開(kāi)腰間的裝飾,從中摸出幾根長(cháng)針,然后扎在了靳長(cháng)白的后頸處。

秦海覺(jué)得沈柒月手上的動(dòng)作都隱隱出現了殘影。

這還只是開(kāi)始,隨著(zhù)沈柒月不停的動(dòng)作,靳長(cháng)白的神情也漸漸的回復了許多,眼中的紅色也漸漸消退,最后渾身有幾分癱軟的跪坐在地上。

沈柒月的神情微微嚴肅了幾分,手上動(dòng)作卻還在繼續,良久后,方才拔下插在靳長(cháng)白身上各處的銀針。

“行了。”

逐漸恢復清明的靳長(cháng)白微閉著(zhù)眼,渾身的肌肉都在輕微的痙攣,卻不再像剛才一樣下一刻便要暴起傷人。

秦海簡(jiǎn)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,靳長(cháng)白的病也不是沒(méi)找過(guò)別的醫生,可那么多次會(huì )診都沒(méi)有結果,今天直接被新嫁過(guò)來(lái)的夫人解決了?

“扶他回床上,要不然有點(diǎn)兒什么還要怪我多管閑事。”沈柒月看靳長(cháng)白還在地上,示意秦海將人扶起來(lái)。

秦海雖然聽(tīng)出沈柒月的語(yǔ)氣不善,但是也知道她的提醒是好意,只不過(guò)是今天晚上還有一口郁氣在心口,說(shuō)話(huà)語(yǔ)氣沖了些。

“看他的病癥,最起碼也有七年了吧,普通的狂躁癥可不是這樣,他受過(guò)什么刺激嗎?”沈柒月剛把話(huà)說(shuō)出口就覺(jué)得自己今天說(shuō)多了:“哦,我也是猜的。”

秦??刹⒉挥X(jué)得沈柒月是全憑猜測,剛才那句話(huà)已經(jīng)把靳長(cháng)白的情況說(shuō)對的十成十,哪里是什么瞎猜能說(shuō)得通的。

這沒(méi)兩把刷子可真說(shuō)不出來(lái)這些。

不過(guò)他們家這位夫人之前不是說(shuō)一直在鄉下嗎?會(huì )的還真不少,光憑這一手施針的功力,每個(gè)十幾年可練不出來(lái)。

靳長(cháng)白也在低垂著(zhù)眼眸打量著(zhù)沈柒月,真說(shuō)起來(lái)他們兩個(gè)人的關(guān)系并不是很和諧,一方面是因為靳長(cháng)白不近女色,另一方面則確實(shí)是每一次見(jiàn)面記憶都不太美妙。

但沈柒月卻并沒(méi)有因為之前二人之間不太美妙的經(jīng)歷而拒絕救他,反而在危急關(guān)頭幫了他。

“你可不要想太多啊,我們醫者父母心。”沈柒月的語(yǔ)氣忽然有了幾絲歡快,讓靳長(cháng)白不自覺(jué)的覺(jué)得自己好像被占了什么便宜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