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霍總今天也在求復婚

>

霍總今天也在求復婚

林林小寶貝作者 著(zhù)

言情連載

故事講述了:霍霄和季蔓本是一對恩愛(ài)的夫妻,如今已經(jīng)懷孕五個(gè)月的她馬上就要迎來(lái)了他們愛(ài)的結晶,可是這個(gè)孩子被他的父親親手殺死了,季蔓沒(méi)想到多年的婚姻換不來(lái)丈夫的一句信任,最終他們離婚了,五年后母親突然病重高額的醫療費用讓她不得不求助于前夫,哪怕她現在已經(jīng)是整個(gè)江城的笑柄,看著(zhù)曾經(jīng)的愛(ài)人摟著(zhù)仇人在她的面前秀恩愛(ài),季蔓本以為已經(jīng)死了的心竟然還會(huì )感受到疼,就在她徹底放棄的時(shí)候,霍霄又纏了上來(lái),難道這段相互傷害的感情要有一個(gè)人付出生命才能夠終結么.........

來(lái)源:酷愛(ài)書(shū)院   主角:霍霄,季蔓   55.3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4 16:41:24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霍總今天也在求復婚》原名《絕世婚寵:霍太太,復婚吧》是作者“林林小寶貝”以豪門(mén)為背景創(chuàng )作的一部都市虐情小說(shuō),小說(shuō)主要人物有:霍霄,季蔓。故事講述了:霍霄和季蔓本是一對恩愛(ài)的夫妻,如今已經(jīng)懷孕五個(gè)月的她馬上就要迎來(lái)了他們愛(ài)的結晶,可是這個(gè)孩子被他的父親親手殺死了,季蔓沒(méi)想到多年的婚姻換不來(lái)丈夫的一句信任,最終他們離婚了,五年后母親突然病重高額的醫療費用讓她不得不求助于前夫,哪怕她現在已經(jīng)是整個(gè)江城的笑柄,看著(zhù)曾經(jīng)的愛(ài)人摟著(zhù)仇人在她的面前秀恩愛(ài),季蔓本以為已經(jīng)死了的心竟然還會(huì )感受到疼,就在她徹底放棄的時(shí)候,霍霄又纏了上來(lái),難道這段相互傷害的感情要有一個(gè)人付出生命才能夠終結么......

《霍總今天也在求復婚》精彩片段

溫熱的水從噴頭流下,嘩啦啦的噴撒在身上,季蔓微微仰起臉,感受著(zhù)水流的沖刷。

一開(kāi)始,心中那種冰冷恐懼的感覺(jué)也慢慢消失,她抬手揉了揉眉心,安慰自己這件事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了,她已經(jīng)安全了。

從浴室里走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霍霄已經(jīng)躺在床上等她了。

房間的光線(xiàn)有些昏暗,只有他那邊開(kāi)了一盞壁燈。

昏暗的燈光下,霍霄的臉龐柔和了一些,他微微抬起眼,沖著(zhù)季蔓的方向抬了抬下巴。

季蔓下意識地捏緊了身上的浴巾,慢慢走了過(guò)去。

她的身上還帶著(zhù)一股沐浴露的香味,霍霄眸色暗沉的望著(zhù)她,卻并沒(méi)有動(dòng)她。

季蔓心事重重的躺在了床上,她咬唇,側眸看著(zhù)身旁俊美的男人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“我不動(dòng)你。”霍霄望了她一眼,自然是知道她如今的疲倦,于是淡淡開(kāi)口。

莫名的,季蔓松了口氣,她輕輕扯了扯被子,“恩。”

“早點(diǎn)睡。”霍霄看了她一眼,抬手關(guān)掉了燈。

漆黑猶如潮水一般涌來(lái),可季蔓躺在床上,聽(tīng)著(zhù)身旁傳來(lái)的霍霄的呼吸聲,心里卻一點(diǎn)點(diǎn)的平靜了下來(lái)。

哪怕只有這么一會(huì )兒也好,就讓她安心的睡下吧。

季蔓緩緩閉上了眼睛。

到了第二天,季蔓早早的就醒了。今天的天氣很好,她起身伸了個(gè)懶腰,轉頭看向霍霄,發(fā)現他竟然還在睡覺(jué)。

季蔓并沒(méi)有打擾他,只是自己默默的換好衣服走了出去。

很快,一股淡淡的香味從廚房傳來(lái),季蔓認真的將皮蛋瘦肉粥裝進(jìn)瓷碗里。

她不知道霍霄現在喜歡吃什么,便只能做些自己拿手又清淡的小菜。

季蔓端著(zhù)培根煎蛋剛要轉身,卻發(fā)現霍霄正平靜的站在她的身后。

“你、你什么時(shí)候醒的?”季蔓有些愕然,捏著(zhù)盤(pán)子的手緊了緊:“怎么一點(diǎn)聲音都沒(méi)有。”

其實(shí)在季蔓起床的時(shí)候,霍霄就已經(jīng)醒了,不過(guò)他并沒(méi)有急著(zhù)起床,而是在季蔓起床做飯的時(shí)候,才慢悠悠的換好衣服,走到了廚房里。

季蔓沐浴在晨光里做飯的身影,讓他有了一瞬間的恍然,臉色也變得柔和起來(lái)。

而季蔓轉身的時(shí)候,他卻很好的收回了自己那份柔軟,重新變得冷淡涼薄。

霍霄伸手拿走季蔓手里的餐盤(pán),轉身走向客廳,放在了桌上。

季蔓則將溫熱的皮蛋瘦肉粥盛好,兩人面對面坐著(zhù),沉默的吃著(zhù)早餐。

沒(méi)過(guò)多久,手機的鈴聲打破了沉寂?;粝鰟?dòng)作一頓,拿出手機看了眼,微微蹙眉。

看起來(lái)是遇到了什么需要處理的事情。

季蔓默默的觀(guān)察著(zhù),卻并沒(méi)有多說(shuō)什么。

果不其然,收起手機之后,霍霄放下碗筷,淡聲道:“我吃好了。今晚我會(huì )繼續過(guò)來(lái)。”

“啊。好。”聽(tīng)到這話(huà),季蔓匆忙的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霍霄起身離開(kāi),她緊繃的神經(jīng)才算是徹底放松下來(lái)。

十幾分鐘之后,季蔓收拾好房間,打算出門(mén)去上班。

杜清歡坐在沙發(fā)上,對面的電視里播放著(zhù)早間新聞,她默默的看著(zhù),臉色有些凝重。

很快,家門(mén)被保姆打開(kāi),霍霄神色平靜的走了進(jìn)來(lái)。

“急著(zhù)喊我回來(lái)做什么?”

聽(tīng)到霍霄的聲音之后,杜清歡則猛地站了起來(lái):“這幾天工作很忙嗎?我想讓你陪我去買(mǎi)點(diǎn)東西。”

霍霄眉頭一皺:“就因為這種事?工作很忙,過(guò)段日子還要出差。我不是已經(jīng)給你卡了嗎?”

杜清歡張了張嘴,卻不知該說(shuō)什么好,她勉強一笑,問(wèn):“那晚上咱們一起吃頓飯吧?我好想去之前的哪家餐廳啊,聽(tīng)說(shuō)出了新菜。”

“你讓你的姐妹陪你去,可以用我的SVIP卡。”霍霄低頭看了眼手表,淡聲道:“待會(huì )兒我還有個(gè)會(huì ),就先走了。以后這樣的事情你電話(huà)通知就好。”

言罷,霍霄轉身離開(kāi),杜清歡急了,“我、我就是想讓你陪陪我!”

話(huà)音一落,她露出一副柔弱的樣子來(lái):“我聽(tīng)人說(shuō),有一種叫做婚前焦慮的東西。”

霍霄臉色冷了冷,他看向杜清歡手上帶著(zhù)的戒指,沉默了一會(huì )兒。

杜清歡的神色中流露出一絲希望,可聽(tīng)到的,卻只是霍霄冷冰冰的話(huà)語(yǔ)。

“我給你聯(lián)系心理醫生。沒(méi)什么需要焦慮的。”

他還是轉身離開(kāi)了。

杜清歡看著(zhù)被緊緊關(guān)上的房門(mén),臉色漸漸扭曲。她將手邊的東西全部掃在地上,瘋狂的喊了一聲!

等到她平靜下來(lái)之后,拿起手機打了個(gè)電話(huà)出去:“之前讓你調查的事情都清楚了嗎?霍霄他最近究竟去哪里了!”

“只能查到一個(gè)大概的范圍?我要你有什么用!繼續給我查!”

杜清歡掛斷電話(huà),氣的手指發(fā)抖,將手機猛地甩在了地上!

“沒(méi)用,沒(méi)用!一群沒(méi)用的東西!”

“歡迎光臨!”

季蔓轉過(guò)身來(lái),露出一個(gè)很淺的微笑。

客人是一個(gè)高中女聲,還穿著(zhù)校服,有些靦腆的問(wèn):“請問(wèn)你們這里還有三明治嗎?”

店長(cháng)從貨架后面探出頭來(lái):“這里還有。不過(guò)芝士夾心的都賣(mài)光了哦。”

過(guò)了一會(huì )兒,女高中生帶著(zhù)兩份三明治害羞的走了,店長(cháng)則笑得一臉別有用心。

“唉,季蔓,你知道她為什么要買(mǎi)兩個(gè)嗎?”店長(cháng)坐在柜臺后面,一邊逗弄著(zhù)自己懷里的波斯貓,一邊跟正在打掃衛生的季蔓說(shuō)話(huà)。

季蔓輕輕搖頭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哎呀,這不是很好猜嗎?肯定是買(mǎi)給自己小男朋友的!真羨慕啊......”店長(cháng)摸了摸公主軟軟的耳朵:“我那個(gè)時(shí)候怎么光顧著(zhù)學(xué)習了呢。”

季蔓“啊”了一聲:“這不是早戀嗎......”

“你懂什么,這叫純情——不過(guò)季蔓,你有對象嗎?我看你長(cháng)的挺漂亮的,什么時(shí)候帶男朋友來(lái)???”店長(cháng)挑了挑眉。

男朋友......?

季蔓臉上的笑容漸漸淡了下來(lái),她努力將腦海中霍霄的身影趕走,搖頭。

“我目前并沒(méi)有什么男朋友。店長(cháng)你呢?”

店長(cháng)的神色也瞬間變得惆悵起來(lái):“我也沒(méi)有。好了,兩條單身狗。”

 

章節在線(xiàn)閱讀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