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總裁 > 許總你夫人跑了

>

許總你夫人跑了

慕雪流年作者 著(zhù)

總裁連載

《許總你夫人跑了》是一本現代言情小說(shuō),主要講述的是余情、許南風(fēng)的愛(ài)情故事,小說(shuō)的作者是“慕雪流年” ,故事原名《隱婚蜜愛(ài):許少寵妻入骨》,本書(shū)已經(jīng)完結,可以放心閱讀,故事內容詳情介紹:自己的公司面臨破產(chǎn),自己的母親又需要大筆的醫藥費,余情無(wú)奈之下只好答應父親的條件成為許南風(fēng)的女人,傳聞中說(shuō)許南風(fēng)冷酷無(wú)情,心狠手辣,余情也不知道像他那樣的男人為什么會(huì )偏偏看上她,本以為自己從此會(huì )過(guò)上暗無(wú)天日的生活,可是沒(méi)想到一不小心成為了許總的心尖寵。...

來(lái)源:有夢(mèng)文學(xué)   主角:余情,許南風(fēng)   64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07-19 13:54:56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許總你夫人跑了》是一本現代言情小說(shuō),主要講述的是余情、許南風(fēng)的愛(ài)情故事,小說(shuō)的作者是“慕雪流年” ,故事原名《隱婚蜜愛(ài):許少寵妻入骨》,本書(shū)已經(jīng)完結,可以放心閱讀,故事內容詳情介紹:自己的公司面臨破產(chǎn),自己的母親又需要大筆的醫藥費,余情無(wú)奈之下只好答應父親的條件成為許南風(fēng)的女人,傳聞中說(shuō)許南風(fēng)冷酷無(wú)情,心狠手辣,余情也不知道像他那樣的男人為什么會(huì )偏偏看上她,本以為自己從此會(huì )過(guò)上暗無(wú)天日的生活,可是沒(méi)想到一不小心成為了許總的心尖寵。

《許總你夫人跑了》第19章 和杠把子拜把子章節節選

林一陽(yáng)像是受到一萬(wàn)點(diǎn)傷害,慢慢起身,看著(zhù)余情,終是什么話(huà)也沒(méi)說(shuō)轉身離開(kāi)。

楊一一說(shuō),“何必呢?”

余情看向楊一一,似在敘述委屈,又像是在陳述事實(shí),“直到這一刻,我才真正相信,他是真的不再愛(ài)我了,他只是失過(guò)憶,他不是失智,什么話(huà)能說(shuō),什么話(huà)不能說(shuō),他不知道嗎?”

“也許,也許他就是……”楊一一很清楚,現在的余情早已習慣隱忍,她善于把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在心里,林一陽(yáng)對于她來(lái)說(shuō)如果真是說(shuō)忘就可以忘的,五年前他失蹤就該忘記了。

余情沒(méi)心情吃烤肉,也沒(méi)心情喝酒,更沒(méi)心情說(shuō)話(huà),擺了擺手讓楊一一不要再勸了,楊一一就真的什么也不說(shuō),安靜的烤著(zhù)肉,喝著(zhù)酒。

時(shí)間一點(diǎn)點(diǎn)過(guò)去,余情放空好情緒,回過(guò)神時(shí),時(shí)間已經(jīng)過(guò)去一個(gè)小時(shí),也就是說(shuō)楊一一獨自烤肉,喝酒,喝酒,烤肉一個(gè)小時(shí),直接把自己喝高了。

“一一”無(wú)論余情怎么喊,楊一一都趴在桌子上面呵呵兩聲,咬著(zhù)手指叫喚著(zhù),“干!”

余情用無(wú)數方法試著(zhù)想把楊一一從烤肉店里弄出去打車(chē),可無(wú)奈的結果就是楊一一剛被余情扶起來(lái),就會(huì )自己跳回坐位抱著(zhù)酒瓶,“干!”

這丫的酒品怎么這么差。

兩人雖然喝過(guò)不少次酒,可是好像沒(méi)醉過(guò),所以余情還真不知道要怎么對付喝醉酒的楊一一,沒(méi)辦法余情只好尋求外力,拿出手機翻了一圈,最后視線(xiàn)落在許南風(fēng)三個(gè)字上面。

……

許南風(fēng)和賀煊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楊一一拉著(zhù)余情正絮叨著(zhù),傻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余情,你聽(tīng)我的,抱好許南風(fēng)的大腿,他不僅帥,還那么有錢(qián),不僅有錢(qián),還那么帥……”

余情無(wú)可奈何仰天一嘆,“你丫的是不是看上了!”

話(huà)音一落,余情感覺(jué)頭頂一黑,黑影壓過(guò)來(lái),耳邊傳來(lái)男人的聲音,“那你呢?”

許南風(fēng)彎著(zhù)腰,雙手插在褲袋里,逆著(zhù)光的面容像是被金光渡過(guò)一般,明明他總是給人生冷硬的感覺(jué),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余情每次都能從生冷硬中看出一絲暖氣。

余情丿開(kāi)眼睛,“你來(lái)了!”

說(shuō)完余情就差點(diǎn)兒咬舌自盡,干什么這么慫,難道是因為在他的面前,她慫成習慣了?

許南風(fēng)笑了笑,直起身,對身后的賀煊說(shuō),“你送她回去!”

賀煊無(wú)奈的點(diǎn)點(diǎn)頭,他跟了許南風(fēng)這么久,第一次幫忙處理女人,竟然是處理一個(gè)和他毫無(wú)關(guān)聯(lián)的醉女。

賀煊抓起楊一一的胳膊,然后身子一彎,一個(gè)穩穩的公主抱站起來(lái),“那我這算是?”

許南風(fēng)看著(zhù)余情連個(gè)眼神都沒(méi)給,“算你公辦。”

兩人的對話(huà),差點(diǎn)兒把余情逗樂(lè )。

賀煊抱走楊一一,許南風(fēng)順勢坐下,拿起桌子上的夾子,整理著(zhù)烤盤(pán)里已經(jīng)糊掉的肉,還叫了服務(wù)員換了張烤紙,然后刷上油,放上肉,他的動(dòng)作熟練,優(yōu)雅,好像是在拍烤肉廣告一樣,讓人看了就特別有食欲。

同時(shí)也讓余情大跌眼鏡,不自覺(jué)的問(wèn)出口,“沒(méi)想到你竟然會(huì )烤肉?”

“難道,我就不能吃烤肉?”

“當然不是,就是沒(méi)想到,你竟然會(huì )動(dòng)手,像你這樣身份的人,做什么事情應該都不用你親自動(dòng)手吧?”

許南風(fēng)將烤好的一片五花肉夾起來(lái),沾了沾碗里的烤肉醬放在余情的碗里前,特意沾了點(diǎn)醋,“償償!”

余情:“……”

余情有些恍惚,眼前的場(chǎng)景太熟了,她曾經(jīng)拉著(zhù)林一陽(yáng)也是來(lái)這家烤肉店,她說(shuō)她想吃他親手烤的肉,他也是這樣,慢條斯理的烤著(zhù),然后沾了烤肉醬,在她要吃之前,又倒了碟醋讓她沾一沾,這也是她從此以后,吃烤肉為什么要沾醋的原因,而她吃烤肉沾醋只告過(guò)楊一一,許南風(fēng)是怎么知道的?

許南風(fēng)見(jiàn)她不動(dòng),拿起筷子夾起來(lái),將肉喂進(jìn)她的嘴里,“怎么樣?”

余情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

許南風(fēng)放下筷子,又夾起一塊肉,沾醬,沾醋放在余情的碗里,這次余情沒(méi)有吃,而是問(wèn),“我逼著(zhù)余菲嫁給陳江河,你就沒(méi)有什么要問(wèn)我的嗎?”

許南風(fēng)放下筷子,替余情順了順耳邊的頭發(fā),“做人最重要的就是真實(shí),順心,如果刻竟為了讓別人滿(mǎn)意而委屈自己,那這樣的生活過(guò)著(zhù)還有什么意義?再說(shuō),如果你不逼她,那嫁給陳江河的就是你,你只不過(guò)是以其人之道還施彼身而己。”

余情承認,她被震住了。原來(lái)他將她看的這般透?

他知道她的委屈,他也知道她的掙扎!他說(shuō)的全是她心中所想,雖然她沒(méi)有完全做到不讓自己受委屈,可是他知道,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被逼的。

她夾起碗里的肉,慢慢的嚼著(zhù),慢慢的開(kāi)口,“可是——”

“你沒(méi)做錯任何事情,所以不需要覺(jué)的有任何的抱歉,有些人那是自作孽,不可活,記住你現在是我許南風(fēng)的人,就不可以再受任何委屈。”

余情回味著(zhù),他說(shuō)的“我許南風(fēng)的人,就不可以再受任何委屈”,突然想到許南風(fēng)說(shuō)要結婚的事情,可是自那天說(shuō)完之后,就一直沒(méi)有任何的反應。

難道。

不容余情再想,許南風(fēng)又開(kāi)口,“賀煊離開(kāi)楊一一那里時(shí),會(huì )收拾好你的東西,從今天開(kāi)始,你就正式搬到景園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許南風(fēng)沒(méi)有回答,直接從懷里拿出兩個(gè)紅本本,放在桌子上面。

余情看著(zhù)桌上面寫(xiě)著(zhù)結婚證的本子,翻開(kāi)一頁(yè),差點(diǎn)兒從椅上摔下去。

結婚證,男方:許南風(fēng),女方:余情。

“從現在開(kāi)始,你就是我許南風(fēng)名證言順的女人,所以,你要記住,如果有人敢欺負你,你一定要十倍,百倍的還回去。”

余情聽(tīng)了,眉頭抽搐兩下,“為什么別人結婚的誓言都是甜言蜜語(yǔ),你這個(gè)誓言怎么像是港片里的杠把子和杠把子拜把子一樣。”

許南風(fēng)摟住余情的肩膀,往懷里帶,“你是想聽(tīng)甜言蜜語(yǔ)?”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總裁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