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爬上屬于她的葡萄樹(shù)

>

爬上屬于她的葡萄樹(shù)

荷華作者 著(zhù)

言情完結

陳漫漫是一個(gè)非常單純的女孩子,她的人就和她的名字一樣,無(wú)論做什么事情都是慢吞吞的。也正是這個(gè)原因,她在班級里總是會(huì )成為大家欺負的對象,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(huì ),讓陳漫漫遇見(jiàn)了高高大大的林晏清,從此對他一見(jiàn)鐘情……...

來(lái)源:掌閱   主角:陳漫漫,林晏清   25.3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08-29 14:53:15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小說(shuō)《爬上屬于她的葡萄樹(shù)》中的內容圍繞男女主角陳漫漫、林晏清的愛(ài)情故事展開(kāi),該書(shū)改編“荷華”的代表作品《蝸牛與葡萄樹(shù)》。精彩閱讀:陳漫漫是一個(gè)非常單純的女孩子,她的人就和她的名字一樣,無(wú)論做什么事情都是慢吞吞的。也正是這個(gè)原因,她在班級里總是會(huì )成為大家欺負的對象,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(huì ),讓陳漫漫遇見(jiàn)了高高大大的林晏清,從此對他一見(jiàn)鐘情……

《爬上屬于她的葡萄樹(shù)》精彩片段

征文差不多寫(xiě)完的時(shí)候,就已經(jīng)是期末了。交稿時(shí)間在期末考的最后一天,需要本人交手寫(xiě)稿,截止6點(diǎn)。周老師和廖老師在開(kāi)考前就和陳漫漫約定了下午考完英語(yǔ),就坐周老師的車(chē)過(guò)去交。而考完的班會(huì ),也得到了田紅的特許不用參加。

大約是最后一次期末考,學(xué)校也考慮到馬上要分科,因此并沒(méi)有重新排座位,只是讓大家把座位拉開(kāi)成單人的,就在本班教室自己的座位考。大家剛松了一口氣,就得知監考他們班的是年級組長(cháng)鄭老師,頓時(shí)就有人哀嚎了起來(lái):年級組長(cháng)??!還要不要人活??!基本上他監考,都沒(méi)人敢提前交卷,因為看上去就很兇。

但陳漫漫這次也顧不上怕了,她幾乎是用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在做試卷。但即使這樣,她做完后檢查完一遍,也只剩下了大約十五分鐘的時(shí)間。陳漫漫連忙收起自己的東西,一路小跑地將試卷交到了講臺上。

鄭老師將她的試卷接了過(guò)去,對著(zhù)她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壓低聲音:“加油,去吧。”

陳漫漫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抱起書(shū)包就跑出了教室,一邊看表一邊匆匆地往校門(mén)口趕去:可千萬(wàn)要趕上啊。

而陳漫漫并不知道的是,她交卷的舉動(dòng),幾乎震翻了六班所有人的眼珠子。重新?lián)Q位置后,坐在林晏清旁邊的鄭鋒不敢置信地抬起頭,直到陳漫漫的身影在門(mén)口消失,這才轉過(guò)頭去看向林晏清:“我沒(méi)看錯吧。陳漫漫居然提前交卷了!還是在鄭老師監考的時(shí)候。我tm差點(diǎn)兒沒(méi)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誒,她干嘛去了???”

林晏清收回了視線(xiàn),落在自己面前的試卷上:“不知道。”

鄭鋒還在鍥而不舍:“誒,說(shuō)說(shuō)嘛。你們之前同桌這么久,又在一個(gè)學(xué)習小組,她上次理綜考了210,能跟你沒(méi)關(guān)系?哎呀,不要那么小氣嘛,給我說(shuō)說(shuō)嘛!”

“如果做好了,覺(jué)得自己能得滿(mǎn)分了,就交卷出去,別影響其他人。”鄭老師滄桑的聲音在鄭鋒的頭頂響起。

鄭鋒瞬間像個(gè)見(jiàn)了貓的耗子一樣縮回了頭,雙手捂住了還只寫(xiě)了寥寥兩三行的作文,假裝在絞盡腦汁地想。

鄭老師鼻子里輕哼了一聲,背著(zhù)雙手踱步經(jīng)過(guò)了鄭鋒旁邊,環(huán)視四周:“只剩十分鐘交卷了,沒(méi)做完的同學(xué)速度提起來(lái)。高考就只有兩個(gè)小時(shí)的時(shí)間,做不完的話(huà),哪怕你全都會(huì )做也沒(méi)用。打鈴的一瞬間必須馬上停筆,聽(tīng)到了嗎?”

鄭鋒一激靈,連忙開(kāi)始繼續寫(xiě)起了作文。這也太可怕了,高一期末考試要是他英語(yǔ)作文都沒(méi)寫(xiě)完,回去會(huì )被他爹揍成傻瓜的。

隨著(zhù)結束鈴聲的響起,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筆。再次回頭看看這個(gè)教室,忽然有一些不舍:再開(kāi)學(xué),大約就不是這間教室這些人了吧。

卡在最后的截止時(shí)間前,陳漫漫終于交上了征文稿。周老師和廖老師將她送到了家。在小區門(mén)口,她揮手和兩位老師告別。夕陽(yáng)西下,看著(zhù)那逐漸遠去的車(chē),陳漫漫繃著(zhù)的肩終于垮了下來(lái):總算是,結束了。

忙得昏頭轉向的時(shí)候,陳漫漫腦袋里被各種事情給塞滿(mǎn)了,根本沒(méi)有空去想別的事情。但是這一閑下來(lái),之前被拋到腦后的事情,這會(huì )兒仿佛是打開(kāi)的汽水,一個(gè)一個(gè)小小的氣泡不斷地往外冒出來(lái)。她整個(gè)人癱在床上,看著(zhù)天花板:這才第一天呢,她得找點(diǎn)什么事情做,不然這暑假要怎么辦?

她這樣想著(zhù),從床上坐了起來(lái),蹬蹬蹬地從床上下來(lái)了。之前她都沒(méi)什么時(shí)間,現在她要把落下的臺灣偶像劇給補一補。應該,夠兩個(gè)月了吧。

但是,十天之后,她就和周若蘭坐在了奶茶店里,捧著(zhù)奶茶嘆了口氣:“我想過(guò)可能這些偶像劇撐不到一個(gè)月,但是我沒(méi)想到,它連一個(gè)星期都沒(méi)撐到。哎,現在真的好無(wú)聊啊,所以就來(lái)找你拿作業(yè)了。”

周若蘭白了她一眼:“之前給你怎么打電話(huà)都不出來(lái),原來(lái)在追劇,你這會(huì )兒倒是想起作業(yè)了,我還以為你要在家里養一暑假的蘑菇呢。喏,拿去。對了,那天開(kāi)完班會(huì )之后,我去車(chē)棚的路上,遇到了鄭鋒和林晏清。鄭鋒還問(wèn)起你了??雌饋?lái),林晏清也不像是完全沒(méi)有反應嘛。”

陳漫漫接作業(yè)的手僵在了空中,半晌,她垂下了眼簾,接過(guò)了作業(yè):“我從來(lái)在他的臉上看不出來(lái)什么事情的反應。”哪里會(huì )有什么事情讓他動(dòng)容的?更何況是他那么討厭的自己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