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長(cháng)安如故

>

長(cháng)安如故

墨寶非寶作者 著(zhù)

言情連載

主角是崔時(shí)宜、周生辰的都市言情小說(shuō)《長(cháng)安如故》,又名《一生一世,美人骨》,由著(zhù)名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“墨寶非寶”傾心打造,小說(shuō)的故事是從這里展開(kāi)的:?jiǎn)渭兩屏嫉拇迺r(shí)宜帶著(zhù)兩世的記憶,一直在尋找那個(gè)讓她怦然心動(dòng)的知心伴侶,當命運的齒輪再一次轉向她的時(shí)候,周生辰闖進(jìn)了她的世界里,帶著(zhù)上一世的記憶,崔時(shí)宜確定周生辰就是她一直在尋覓的愛(ài)人,可是,世事輪回,在周生辰的記憶中,卻從不曾有過(guò)她的影子,那么最終崔時(shí)宜是否會(huì )打開(kāi)他的心扉呢?讓我們一起開(kāi)啟閱讀之旅吧!...

來(lái)源:掌閱小說(shuō)網(wǎng)   主角:崔時(shí)宜、周生辰   18.1萬(wàn)字 更新:2020-07-08 14:38:57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主角是崔時(shí)宜、周生辰的都市言情小說(shuō)《長(cháng)安如故》,又名《一生一世,美人骨》,由著(zhù)名網(wǎng)絡(luò )作家“墨寶非寶”傾心打造,小說(shuō)的故事是從這里展開(kāi)的:?jiǎn)渭兩屏嫉拇迺r(shí)宜帶著(zhù)兩世的記憶,一直在尋找那個(gè)讓她怦然心動(dòng)的知心伴侶,當命運的齒輪再一次轉向她的時(shí)候,周生辰闖進(jìn)了她的世界里,帶著(zhù)上一世的記憶,崔時(shí)宜確定周生辰就是她一直在尋覓的愛(ài)人,可是,世事輪回,在周生辰的記憶中,卻從不曾有過(guò)她的影子,那么最終崔時(shí)宜是否會(huì )打開(kāi)他的心扉呢?讓我們一起開(kāi)啟閱讀之旅吧!

《長(cháng)安如故》精彩片段

“伯母,你好。”她說(shuō)。

恬淡的聲音,輕輕撞入每個(gè)人耳朵里。

她讓自己笑得盡量謙遜,接受他母親的審視。

很大的雨聲,渲染著(zhù)此時(shí)此刻的氣氛。

不知道為什么,她覺(jué)得他母親,并非是他所說(shuō)的“冷淡”那么簡(jiǎn)單,而是真心不喜歡自己。

接下來(lái)的事情,也驗證了這個(gè)事實(shí)。

周生辰母親只是非常和善地,問(wèn)她是否吃過(guò)午飯,在知道時(shí)宜并未吃過(guò)后,很自然地柔聲說(shuō):“時(shí)宜小姐,非常抱歉。這幾日清明,也是周生家的寒食日,不會(huì )有明火燒煮食物,我就不留你吃午飯了,就讓我兒子來(lái)盡地主之誼,在鎮江挑個(gè)合適的地方招待你,好不好?”

很婉轉的逐客令。

她完全沒(méi)有選擇,只是順著(zhù)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說(shuō),謝謝伯母。

就看著(zhù)他的母親,在旁人攙扶下,從藤椅上站起來(lái),好整以暇地裹好披肩:“抱歉,時(shí)宜小姐。”她仍舊含笑,對時(shí)宜頷首時(shí)宜后,輕輕地拍了拍周生辰的右手臂:“送時(shí)宜小姐回去后,來(lái)陪媽媽說(shuō)說(shuō)話(huà),好久不見(jiàn),我們母子都生疏了。”

周生辰的聲音,沒(méi)有任何感情:“我今晚,可能不會(huì )回來(lái)。”

“如果今晚沒(méi)時(shí)間,那就明日上午。”

母子兩個(gè)視線(xiàn)交錯而過(guò),他的母親離開(kāi)了避雨亭,留了這一亭子不相干的人,繼續神態(tài)各異地,打量時(shí)宜。周生辰握了握她的手:“我們走。”

縱然是做了準備,卻仍舊難堪。

如此精心裝扮,忐忑期盼的會(huì )面,卻草草結束,這是時(shí)宜想都未曾想過(guò)的。

后來(lái)兩人又坐車(chē)離開(kāi)那里,從歷史感濃厚的老宅,進(jìn)入現代城市。

兩人在二樓包房里吃了午飯,窗外臨著(zhù)湖。

她沒(méi)吃多少東西,只是喝著(zhù)熱茶,看他在吃。

越是接觸的多,越是能看得出,他自幼的家教一定非常好。甚至是拿竹筷的手勢,還有夾菜的習慣,都非常嚴謹。規矩中有隨意,這恐怕就是他的性格使然了。

“我以為,我事先和你說(shuō)過(guò)她的反應,你會(huì )做好準備,”周生辰抿了半口茶,不太在意地說(shuō),“起碼讓自己,不會(huì )這么難過(guò)。”

她尷尬笑笑:“我沒(méi)想到,你母親會(huì )這么排斥我。”

“在她眼里,我訂婚是非常重要的事情,而且早在我十幾歲開(kāi)始,就挑選了一些合適的妻子人選,”他輕輕靠在座椅上,口吻倒是認真的很,“一個(gè)人,在十幾年前就開(kāi)始準備禮物,卻發(fā)現,最后毫無(wú)用處,失落總是難免的。”

她恍然,難怪他母親看自己的眼神,有質(zhì)疑,也有失落。

不過(guò),十幾年就開(kāi)始挑選妻子,也真是聞所未聞。

“她挑選了一些,然后會(huì )給你最后甄選?”

他喝了口茶,有意忽略這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她低下頭,想,為什么他總有讓人難以靠近的身世。

可是也只是這樣,才算是配得上他。

“還在生氣?”他問(wèn)她。

時(shí)宜抿嘴,想笑,卻沒(méi)笑起來(lái),只得玩笑著(zhù)說(shuō):“沒(méi)有,只是好奇,你們家里人,會(huì )讓你怎么去挑自己的妻子。”

“很好奇?”

“一點(diǎn)點(diǎn),”她有意刁難,“如果你肯給我講講,我說(shuō)不定聽(tīng)得有趣,就不生氣了。”

他似乎在思考:“如果你能開(kāi)心起來(lái),可以考慮,讓你看看。”

他很快就側過(guò)頭,喚進(jìn)來(lái)在門(mén)口守候的中年司機,說(shuō)了句話(huà)。

司機忍不住微笑,莫名看了眼時(shí)宜。

未幾,司機再次折返,帶來(lái)了一本極厚重的夾冊,竟是臨時(shí)回去取來(lái)的。時(shí)宜翻開(kāi)來(lái)看,竟然是非常詳盡的人物介紹?;蛟S,準備這本書(shū)的人不喜歡高清照片的感覺(jué),與文字相配的,都是各種手工畫(huà)像。

“真有人肯把女兒這么印在這里,讓你看?”她如此翻著(zhù)都會(huì )別扭,真是不敢想象,周生辰拿著(zhù)這些,旁邊還會(huì )有人追問(wèn)他對誰(shuí)會(huì )有好感。

“都是周生家的世交。”他回答。

她喔了聲,再不好意思翻下去:“你真像是過(guò)去的王侯將相,娶妻規矩這么復雜。”

遴選世家女兒,匹配生辰八字,非常正統的方式。

可如果出現在二十一世紀,會(huì )不會(huì )太玄妙了?

他要有如何的家庭,才能讓這些千金小姐甘愿奉上畫(huà)像。雖然時(shí)宜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現在有很多家族企業(yè),都有著(zhù)自己的龐大家庭,而總有女孩子會(huì )被養在深閨里,專(zhuān)為門(mén)當戶(hù)對的婚配而生。她雖是道聽(tīng)途說(shuō),卻也明白,這樣門(mén)當戶(hù)對的婚配,需要的,是絕對的資產(chǎn)引力。

她想的越多,就越想去看他。

周生辰倒是把視線(xiàn)移到她的手上:“這兩枚戒指,尺寸適合你嗎?”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