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穿越啥都要票的七零年代

>

穿越啥都要票的七零年代

盛世安作者 著(zhù)

言情完結

戈枚是二十一世紀跨國藥療企業(yè)的高管,她在坐飛機出差的途中遭遇了空難,等她重新恢復了意識以后,靈魂就已經(jīng)來(lái)到了這個(gè)吃不飽穿不暖且干啥都要票的七十年代。而戈枚的身份也有了一個(gè)轉變,她變成了三個(gè)孩子的母親,因為死了丈夫,她在家里的地位非常低,惡毒的婆婆時(shí)不時(shí)就要非打即罵……...

來(lái)源:掌閱   主角:戈枚,邵勝   103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08-31 09:46:39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熱門(mén)小說(shuō)《穿越啥都要票的七零年代》中的主角叫做戈枚、邵勝,改編“盛世安”的原創(chuàng )《穿越七零:養崽媳婦有點(diǎn)辣》。故事簡(jiǎn)述:戈枚是二十一世紀跨國藥療企業(yè)的高管,她在坐飛機出差的途中遭遇了空難,等她重新恢復了意識以后,靈魂就已經(jīng)來(lái)到了這個(gè)吃不飽穿不暖且干啥都要票的七十年代。而戈枚的身份也有了一個(gè)轉變,她變成了三個(gè)孩子的母親,因為死了丈夫,她在家里的地位非常低,惡毒的婆婆時(shí)不時(shí)就要非打即罵……

《穿越啥都要票的七零年代》精彩片段

土娃撇撇嘴,“爸,媽哪有什么挑剔的,有吃的都不錯了,婆母常常不給飯她吃,還常常打她……不管是弄魚(yú)還是弄雞,媽媽肯定都高興。”

邵勝現在弄明白了一點(diǎn)。

三個(gè)孩子非常愛(ài)她們的母親。

就是因為愛(ài)。

所以三個(gè)崽才搶著(zhù)做這,做那。

他聽(tīng)秦主任說(shuō)。

分家是因為母親抓著(zhù)戈枚的頭撞墻,差點(diǎn)把她撞死。

暈了一天一夜才醒過(guò)來(lái)。

大概是鬼門(mén)關(guān)走了一遭。

傷了心,所以提了分家。

想到這里,邵勝心里深感愧疚。

看著(zhù)土娃,再看看山娃,他笑著(zhù)說(shuō),“你們想不想學(xué)游泳?我再教你們抓魚(yú),抓回去讓你媽腌成咸魚(yú)干,到時(shí)候,我們就可以直接拿出來(lái)吃。”

土娃一聽(tīng)可以游泳,高興是跳了起來(lái),“好啊,好啊,學(xué)游泳抓魚(yú)!”

蛋娃看著(zhù)邵勝,“爸爸,我也想學(xué)。”

“哥哥們先學(xué),等你長(cháng)大一些再學(xué),現在先派你,在岸上守魚(yú)好不好?”

邵勝放緩了聲音,耐心地和蛋娃說(shuō)話(huà)。

“我守魚(yú)也很厲害噠,爸爸要抓多多,我幫你們看著(zhù)。”

蛋娃舉起小棍子。

“好,加油!”

山娃盡管沒(méi)有說(shuō)話(huà),但聽(tīng)著(zhù)也有些期待。

父子四人充滿(mǎn)了活力,朝山上走去。

他準備得很充分。

分發(fā)了一人一個(gè)彈弓。

只要野雞出沒(méi),他就帶著(zhù)孩子們拉彈弓。

邵勝當初是工程兵,槍還是會(huì )使的。

槍使好了,彈弓自然不在話(huà)下。

一打一個(gè)準。

樹(shù)林里野雞亂跳,雞毛到處飛。

土娃抬著(zhù)手,喊著(zhù)爸爸厲害。

兩個(gè)兒子也不甘示弱,可拉得手都痛了,也沒(méi)打到一只。

邵勝拎著(zhù)手上的兩只野雞,在兒子們面前晃悠,“這個(gè)是要練習的,需要技巧,改天有空我們再來(lái),爸爸教你。”

“現在時(shí)間還早,先去小河邊,把雞開(kāi)膛破肚處理了,再教你們游上兩圈。”

父子四人帶著(zhù)戰利品從另一邊下山。

到了河壩,看著(zhù)深不見(jiàn)底的水,土娃的腿不自覺(jué)哆嗦了一下,“爸,水這么深,底下會(huì )不會(huì )有水鬼。”

戈玫管得緊,不給他們在河邊玩。

大蛋也很懂事,從來(lái)不會(huì )丟下弟弟自己玩。

這里危險,他自然也不會(huì )讓弟弟們來(lái)。

邵勝很快脫了長(cháng)褲和上衣,讓兩兄弟跟著(zhù)他的姿勢熱身。

山娃一眼就見(jiàn)到邵勝背后的傷疤,眸子里的目光,一下子就暗了下來(lái)。

土娃想說(shuō)什么,被山娃制止了。

他也麻利地脫了衣服,跟著(zhù)邵勝熱身。

邵勝撲通一聲,率先跳下了水。

水面濺起水花,形成漣漪又一點(diǎn)點(diǎn)散去。

蛋娃和土娃伸長(cháng)了脖子,半天也沒(méi)有看到邵勝從水里出來(lái),一下子就慌了,扯開(kāi)嗓子喊,“爸──”

山娃站在淺灘上,還比較鎮定。

“他不會(huì )有事的。”

背上那么大的傷疤,都沒(méi)要了他的命。

怎么會(huì )被水淹了呢?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