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刻骨銘心過(guò)的卻是你

>

刻骨銘心過(guò)的卻是你

羊駝駝作者 著(zhù)

言情完結

薛雅卉、申凌翼兩人分別是小說(shuō)的男女主人公,小說(shuō)名為《刻骨銘心過(guò)的卻是你》,小說(shuō)的原創(chuàng )作者是“羊駝駝”。小說(shuō)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:薛雅卉是富家子女,不僅家有錢(qián),長(cháng)得也是美如天仙,她應該是所有男生的理想型,她的父親怕自己女兒受到傷害,特地雇了一名保鏢隨身保護,這個(gè)保鏢就是申凌翼。他武功高強,辦事沉穩,典型的男人味十足的男子漢,讓薛雅卉心動(dòng)不已,她覺(jué)得眼前的這個(gè)男子就是自己的菜。...

來(lái)源:掌閱小說(shuō)網(wǎng)   主角:薛雅卉,申凌翼   13.1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7 16:33:55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薛雅卉、申凌翼兩人分別是小說(shuō)的男女主人公,小說(shuō)名為《刻骨銘心過(guò)的卻是你》,小說(shuō)的原創(chuàng )作者是“羊駝駝”。小說(shuō)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:薛雅卉是富家子女,不僅家有錢(qián),長(cháng)得也是美如天仙,她應該是所有男生的理想型,她的父親怕自己女兒受到傷害,特地雇了一名保鏢隨身保護,這個(gè)保鏢就是申凌翼。他武功高強,辦事沉穩,典型的男人味十足的男子漢,讓薛雅卉心動(dòng)不已,她覺(jué)得眼前的這個(gè)男子就是自己的菜。

《刻骨銘心過(guò)的卻是你》小說(shuō)精彩試讀

申凌翼還是想借助偉大而又強大的網(wǎng)絡(luò )搜索,這時(shí)候傭人大媽忽然走過(guò)來(lái)對他說(shuō):“少爺,附近倒是有一個(gè)好景點(diǎn),這時(shí)候去啊,剛剛好,正是百花盛開(kāi)的時(shí)候,就是東北方向的那個(gè)蝴蝶谷。你去那里玩吧。”

申凌翼問(wèn)道蝴蝶谷怎么去,傭人大媽說(shuō)了一大堆他愣是聽(tīng)不懂,干脆還是借用網(wǎng)絡(luò )算了,他找到了蝴蝶谷的交通路線(xiàn)并且記了下來(lái),這路線(xiàn)給司機就行了,司機總會(huì )知道蝴蝶谷在哪里吧。

就在申凌翼思考的時(shí)候,薛雅卉醒了,她看見(jiàn)申凌翼在她的房間的電腦琢磨著(zhù)什么東西,很是認真,她感到喉嚨很干渴,然后就咳嗽了一聲,申凌翼反應很快,發(fā)現薛雅卉行了,趕緊過(guò)去問(wèn)薛雅卉現在感覺(jué)怎么樣了,有沒(méi)有想吃什么東西。

薛雅卉看著(zhù)這么關(guān)心自己的申凌翼還真是有點(diǎn)不習慣,不過(guò)還是有一股暖流從自己的心底流了出來(lái),很多年沒(méi)有試過(guò)生病之后一睜開(kāi)眼睛就能看見(jiàn)有人守在自己的身邊。

這時(shí)候的薛雅卉是那么地脆弱,她很想見(jiàn)到自己的爸爸,可是又知道爸爸不一定會(huì )回來(lái),想想就算了。她對申凌翼說(shuō):“我想喝水。”薛雅卉的語(yǔ)氣都是那么地無(wú)力,她沒(méi)有什么胃口,只想滋潤一下干渴的喉嚨。申凌翼趕緊端了一杯水過(guò)來(lái),叮囑薛雅卉小心點(diǎn)喝。

薛雅卉無(wú)力地笑了笑,如果這時(shí)候眼前的這個(gè)人是她的爸爸多好,她已經(jīng)很久很久都沒(méi)有和爸爸好好地在一起相處,也沒(méi)有好好地聊過(guò)天。正在想著(zhù),門(mén)口出現了一個(gè)人,一進(jìn)來(lái)就是緊張地問(wèn):“我家的這個(gè)姑娘是怎么了?”

薛雅卉驚訝地看見(jiàn)爸爸向她走來(lái),她揉了揉眼睛,這難道是在做夢(mèng),薛浩宏看著(zhù)臉色蒼白的女兒,心里頓時(shí)很是心疼,等到薛浩宏坐到薛雅卉床邊的時(shí)候,薛雅卉才知道這不是幻覺(jué),她的爸爸真的回來(lái)了。

薛雅卉很委屈地抱著(zhù)薛浩宏哭,就像一只流浪的小貓剛剛找到自己的家一樣,薛浩宏輕言安慰著(zhù)懷里這個(gè)嬌弱乖巧的女兒,想到平時(shí)不能夠陪她,心里很是愧疚,看到女兒的哭泣,這份愧疚更加地難以言明了。申凌翼從房間退了出來(lái),這是父女相處的好時(shí)機。

薛雅卉抱著(zhù)已經(jīng)很久沒(méi)有見(jiàn)到的爸爸,用虛弱的聲音一直問(wèn)著(zhù):“爸爸這些天你都在忙什么?為什么總是不回家?你在外面有按時(shí)吃飯嗎,是不是這次我不生病,你都忘記了你有這個(gè)女兒了?”

薛浩宏聽(tīng)著(zhù)女兒帶點(diǎn)怨氣的問(wèn)題,發(fā)現薛雅卉好像瘦了一些,嘆了一口氣,摸了摸女兒的頭發(fā):“爸爸這不是在外面忙生意嗎,一聽(tīng)到你生病我就立馬坐飛機趕回來(lái)了,爸爸以后多點(diǎn)在家里陪你好不好,最近我也累了,想好好休息。”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