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言情 > 重生之毒醫惑心

>

重生之毒醫惑心

小珍作者 著(zhù)

言情完結

慕瑾妤是小說(shuō)的主人公,小說(shuō)名為《重生之毒醫惑心》其作者是“小珍”大大,這本已完結的古代言情小說(shuō)內容精彩絕倫,喜歡古言劇情的千萬(wàn)不要錯過(guò)。故事簡(jiǎn)介:慕瑾妤身為一個(gè)嫡女,現在被庶女算計的進(jìn)入了冷宮,連那個(gè)曾經(jīng)最?lèi)?ài)她的男人也被蒙蔽,現在的她什么也不是,師傅為了救自己還被殺害,她實(shí)在是心痛,在她將死之際看到的卻是仇人的笑容,她雖有不甘,卻無(wú)能為力,許是念想太重,她居然沒(méi)有死,反而重生回到了十三歲那年,這是她的一次機會(huì ),這一次不會(huì )再讓小人得逞了。...

來(lái)源:掌閱小說(shuō)網(wǎng)   主角:慕瑾妤   155.9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7 14:25:51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慕瑾妤是小說(shuō)的主人公,小說(shuō)名為《重生之毒醫惑心》其作者是“小珍”大大,這本已完結的古代言情小說(shuō)內容精彩絕倫,喜歡古言劇情的千萬(wàn)不要錯過(guò)。故事簡(jiǎn)介:慕瑾妤身為一個(gè)嫡女,現在被庶女算計的進(jìn)入了冷宮,連那個(gè)曾經(jīng)最?lèi)?ài)她的男人也被蒙蔽,現在的她什么也不是,師傅為了救自己還被殺害,她實(shí)在是心痛,在她將死之際看到的卻是仇人的笑容,她雖有不甘,卻無(wú)能為力,許是念想太重,她居然沒(méi)有死,反而重生回到了十三歲那年,這是她的一次機會(huì ),這一次不會(huì )再讓小人得逞了。

《重生之毒醫惑心》小說(shuō)精彩試讀

“三…三姨娘。”香禾一驚,慌忙跪下垂首道。

三姨娘看著(zhù)戰戰兢兢笑得溫婉,對著(zhù)她說(shuō)道:“我知道大小姐待你不好,有意無(wú)意疏遠你不說(shuō),如今明明她只有一個(gè)一等丫鬟,卻還不提拔你,讓你還只是個(gè)三等丫鬟,比起她身邊的綠衣還不如。”說(shuō)完她抬手一揮,身后的丫鬟便端來(lái)約莫六七個(gè)銀錠子,這可是頂一個(gè)二等丫鬟五年的月錢(qián)??粗?zhù)這么多銀子,香禾心里納悶,一個(gè)不受寵的姨娘怎么有那么多錢(qián)財?

“三姨娘,我不能……”

三姨娘抬手打斷了她的話(huà),“自然,你只需要如實(shí)回答我的話(huà),這些就都是你的。”

香禾抬頭瞧了瞧那銀錠子,心嘆三姨娘果然是大手筆,香禾想到慕瑾妤的吩咐,故意露出貪婪的目光。

三姨娘譬見(jiàn),滿(mǎn)意的笑了笑,一旁的媽媽會(huì )意,上前將幾個(gè)銀錠子塞到香禾手里,笑瞇瞇的道:“收著(zhù)吧,姨娘賞你的。”

早就聽(tīng)說(shuō)西院的二姨娘二小姐出手極為闊綽,卻不想這名不經(jīng)傳的三姨娘一出手便是給了六錠銀子,其手筆比起二姨娘更是闊綽。

香禾怯怯的問(wèn),“不知道三姨娘…想知道些什么?”

三姨娘接過(guò)青花瓷茶盞,品了品,悠悠道:“放心吧,不會(huì )問(wèn)你家主子的事情的,你只需要告訴我今日四姨娘去瑾閣都發(fā)生了什么。”

香禾垂頭想了想,將話(huà)告訴了慕明婉,又說(shuō):“突然四姨娘就氣著(zhù)離開(kāi)了…后面的事想必三姨娘也知曉……”

“也就是說(shuō)四姨娘聽(tīng)到大小姐說(shuō)糕點(diǎn)里有毒,她變得非常生氣,就要走?”

“是啊,四姨娘說(shuō)小姐血口噴人,不識好人心,氣的就走了。”香禾道。

三姨娘輕輕喝了一口茶水,問(wèn)道:“這件事怎么沒(méi)有告訴父親和夫人,或者是二姨娘?”

香禾搖了搖頭,“我只聽(tīng)見(jiàn)小姐說(shuō)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況且證據又不齊全,到時(shí)候再說(shuō)不清。”

三姨娘臉色很不好看,這慕瑾妤可真是個(gè)榆木腦袋,白白送上門(mén)的機會(huì )都不要,也不見(jiàn)得多聰明。

證據?只怕父親看見(jiàn)這有毒的糕點(diǎn)在這兒,四姨娘就逃不過(guò)一劫了,還還談什么證據?

“那有毒的糕點(diǎn)呢?可還在屋里?”

香禾再次搖了搖頭,“沒(méi)有了,怕別人誤食了,小姐還吩咐我們搗碎了扔掉。”

“真是蠢貨!”三姨娘罵了一句,臉色依舊難看,“真是,這么重要的證據…竟然被她輕易扔掉了!”

三姨娘看起來(lái)被慕瑾妤氣的不行,證據毀掉了,如今想代替她去告狀都不行了,若是貿然行事,指不定惹來(lái)一身灰,想到此三姨娘不由得又恨了慕瑾妤幾分。

香禾怯怯的道:“小姐…小姐許是不想招惹事情吧……”

三姨娘也不繼續說(shuō)這個(gè)了,問(wèn)她,“這事還有誰(shuí)知道嗎?”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言情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