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穿越 > 反派團寵三歲半

>

反派團寵三歲半

江金魚(yú)作者 著(zhù)

穿越連載

《反派團寵三歲半》小說(shuō)作者是“江金魚(yú)”,其主人公分別是白嬰寧、夜北墨,小說(shuō)原名為《團寵將女,我嬌養了反派大佬》,原主角名為項天歌、司祈年。小說(shuō)精彩內容簡(jiǎn)述:白嬰寧實(shí)在是想不到自己穿越,還是穿成一個(gè)小娃娃,剛出生的那種,當她以為自己是女主的時(shí)候,大腦告訴她是女配!她這個(gè)殺手,在將軍府被寵成小公主,衣來(lái)伸手飯來(lái)張口的生活簡(jiǎn)直是不要太舒適了,家里的每個(gè)人都是她堅強的后盾,當家里給她招女婿的時(shí)候,告示被一個(gè)男人撕下來(lái).........

來(lái)源:匠心文學(xué)   主角:白嬰寧,夜北墨   116.5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1-07 09:27:55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《反派團寵三歲半》小說(shuō)作者是“江金魚(yú)”,其主人公分別是白嬰寧、夜北墨,小說(shuō)原名為《團寵將女,我嬌養了反派大佬》,原主角名為項天歌、司祈年。小說(shuō)精彩內容簡(jiǎn)述:白嬰寧實(shí)在是想不到自己穿越,還是穿成一個(gè)小娃娃,剛出生的那種,當她以為自己是女主的時(shí)候,大腦告訴她是女配!她這個(gè)殺手,在將軍府被寵成小公主,衣來(lái)伸手飯來(lái)張口的生活簡(jiǎn)直是不要太舒適了,家里的每個(gè)人都是她堅強的后盾,當家里給她招女婿的時(shí)候,告示被一個(gè)男人撕下來(lái)......

《反派團寵三歲半》小說(shuō)精彩試讀

只是,白嬰寧沒(méi)想到的是,自己脫口而出的這句話(huà),日后給她帶來(lái)了多大的麻煩。

她盯著(zhù)夜北墨清雋的臉龐,“對了,漂亮哥哥,你叫什么呀?”

咳,不得不說(shuō),這大反派長(cháng)得要不要這么好看??!

再盯下去,她恐怕要把持不住自己的三觀(guān)了……

夜北墨睨著(zhù)跟前頭上扎著(zhù)兩個(gè)小發(fā)髻,還沒(méi)有他腿高的小團子,再見(jiàn)她嘴角似乎掛著(zhù)一絲晶瑩,墨色的眼瞳有幾分暗色流轉。

這個(gè)壞團子,小時(shí)候還抱著(zhù)他親,現如今連他的名都不記得了,罷了罷了,他不跟三歲小孩計較。

他唇角噙著(zhù)一抹幾不可見(jiàn)的彎弧,“夜北墨。”

彼時(shí),白嬰寧正悄悄打著(zhù)小算盤(pán),要不這會(huì )順便利用利用他得了。

跟著(zhù)他回到明啟侯府那里去,這不就能趁機見(jiàn)到原書(shū)主角了麼?

想著(zhù),白嬰寧越發(fā)覺(jué)得是個(gè)可行的妙計,想也不想,直接拉起了夜北墨的手。

咧開(kāi)的嘴角帶著(zhù)真摯的淺笑,像紅石榴一般動(dòng)人,“年哥哥可以帶婉婉去你的營(yíng)帳玩嗎?”

夜北墨垂眸看著(zhù)抓住自己的那只小咸豬手,眸底起了一縷興味。

這小丫頭膽子倒真是挺大的。

夜北墨反手將白嬰寧的小手握住,驚得白嬰寧有一瞬想要縮回去,直感慨這反派真是個(gè)讓人捉摸不透的。

但是,好像人還挺不錯的?至少沒(méi)拒絕她。

不一會(huì )兒,白嬰寧便后悔得想哭,她確實(shí)被夜北墨帶去了明啟侯府的區域內,可在她面前,卻蹲著(zhù)一只比她人還要高的大狼狗。

白嬰寧的眼眶頓時(shí)又流下了兩條刀削面,嗚嗚嗚,大反派果然忒壞了,她還只是個(gè)三歲小孩子??!

夜北墨環(huán)抱雙臂,玩味的觀(guān)摩著(zhù)眼角紅彤彤的白嬰寧,頑劣道:“怎么?不是要來(lái)我這兒玩的嗎?”

白嬰寧:“……”

瞎了眼了,果然就不該對他抱有什么希望的!

她抬眼看著(zhù)跟前那只黑色的大狼狗,默默的吞了一口口水,弱弱的抬起手,“乖狗狗…”

話(huà)音方落,卻見(jiàn)它齜牙咧嘴起來(lái),“是狼!”

白嬰寧僵住了手,當即哭喪著(zhù)一張臉,就連舌頭都有些打結,“大…黑狼,乖…”

這嚇得她都把自己的金手指忘了,好險好險,差點(diǎn)就命喪狼口了。

夜北墨眉頭一挑,意味不明的打量著(zhù)她,可眼底的那縷興致卻越發(fā)的濃郁。

哼,人雖小,膽子卻是真的大,小小年紀,倒是不知還能裝多久。

與此同時(shí),黑狼砸了砸嘴,“好想吃大雞腿??!”

白嬰寧轉溜著(zhù)眼珠子,忽然脆生生開(kāi)口道:“乖哦,你低頭讓我摸摸,我就帶大雞腿給你吃!”

黑狼盯著(zhù)眼前的小娃娃,似是通人性般的思索了下。

轉瞬,竟是聽(tīng)話(huà)的將腦袋垂下。

夜北墨冷眸微瞇,頓時(shí)不淡定了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穿越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