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說(shuō)盡在JP小說(shuō)閱讀!手機版

JP精品閱讀 > 女頻 > 靈異 > 狐王仙君

>

狐王仙君

信手攬寒星i作者 著(zhù)

靈異連載

驚蟄那天,陸清鴦出生在一座廢棄的狐仙廟里,她媽是偷著(zhù)生下她的。村民們罵她是吃人眼睛的皮狐子,都欺辱她,他們甚至挖去她的左眼,還找來(lái)道士引雷要劈死她。陸清鴦長(cháng)大以后,腰間浮現出一幅“妖狐拜北斗”的詭異血圖,自此,她更是厄運纏身。她立志要找到偷走她左眼的神秘男人,誰(shuí)料,她居然陰差陽(yáng)錯的,遇上了那位狐王仙君……...

來(lái)源:酷愛(ài)書(shū)院   主角:陸清鴦,玥邪   32.36萬(wàn)字 更新:2022-10-16 12:42:02

分享到:

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

陸清鴦、玥邪是女生靈異風(fēng)格小說(shuō)《狐王仙君》中的主角,小說(shuō)又名《狐王妻》,作者“信手攬寒星i”所著(zhù),主要講述的是:驚蟄那天,陸清鴦出生在一座廢棄的狐仙廟里,她媽是偷著(zhù)生下她的。村民們罵她是吃人眼睛的皮狐子,都欺辱她,他們甚至挖去她的左眼,還找來(lái)道士引雷要劈死她。陸清鴦長(cháng)大以后,腰間浮現出一幅“妖狐拜北斗”的詭異血圖,自此,她更是厄運纏身。她立志要找到偷走她左眼的神秘男人,誰(shuí)料,她居然陰差陽(yáng)錯的,遇上了那位狐王仙君……

《狐王仙君》精彩片段

“怎么…是你們…?”

袁姐滿(mǎn)腔失望的語(yǔ)氣中,又好像有對玥邪的似曾相識。

“那應該是誰(shuí)?你口中的阿濤么?”玥邪揶揄地反詰道,“別傻了,地縛靈是永遠等不到想等的人的。”

地縛靈?

以前上初中看日漫的時(shí)候,我經(jīng)常能看到關(guān)于“地縛靈”的劇情。

一般的“地縛靈”,是指生前有冤未伸,或者心結未了,在死后由于怨念太強,被束縛在原地沒(méi)有辦法解脫,得不到超生的靈魂。

如果袁姐是地縛靈的話(huà),那她肯定是在等她剛才喊的“阿濤”了。

“不!我可以等到他!阿濤他一定會(huì )回來(lái)的!”

袁姐聽(tīng)到玥邪的譏諷,她失控地尖叫,兩行透明的眼淚,無(wú)聲地流下慘白的臉龐。

“好,你說(shuō)什么就是什么,”面對激動(dòng)的袁姐,玥邪不屑地一笑,“不過(guò),不妨說(shuō)來(lái)聽(tīng)聽(tīng),你為什么要用紋身去害人?”

“我沒(méi)有害人!”袁姐再一次尖聲地反駁玥邪,連她的白影,都在空中飄忽不定,“是有人讓我這樣做的!他說(shuō)只要我紋了那副‘九龍抬棺’,就會(huì )讓我再見(jiàn)一次阿濤!也會(huì )讓我的靈魂得到解脫,去轉世托生!

我太痛苦了,所以我才按照他說(shuō)的去做了!我又有什么錯???”

袁姐說(shuō)到這里,已經(jīng)由剛才的低聲抽噎,轉變成了嚎嚎大哭。

玥邪倒是依然沒(méi)有任何的觸動(dòng),繼續問(wèn)袁姐:“是何人讓你這么做的?”

我靜靜地望向玥邪。

這樣的玥邪,語(yǔ)氣清冽,神情嚴肅,儼然一副清正威嚴的正人君子模樣。

若不是他的嗓音,和舉手投足間那抹熟悉的氣息,我根本不相信他就是那天深夜的那個(gè)男人。

“我不知道,那人施了法,我看不到他…”袁姐搖搖頭,“我沒(méi)有想害人,我只是想見(jiàn)一見(jiàn)我的阿濤啊......”

剛才那個(gè)端著(zhù)尿盆的老爺爺,說(shuō)這座店鋪,至少已經(jīng)封了幾十年了。

我突然就特別想知道,是什么樣的男人,能讓死去的袁姐束縛在這里,心甘情愿地等他幾十年?

并且,袁姐又為什么會(huì )死在這里?

她是怎么死的?

這么一想,我實(shí)在忍不住好奇,便插嘴問(wèn)袁姐道:“你當年和阿濤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?”

聽(tīng)到我的問(wèn)題,袁姐終于將目光轉向了我。

網(wǎng)友評論

發(fā)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(jīng)過(guò)審核才能顯示

為您推薦

靈異小說(shuō)排行

人氣榜